不弥

憎恶孤独,品味孤独

【带卡】喝酒之后

😂😂😂我土哥简直奇才

夏蝉爱吃秋刀鱼:

*带卡only




*人物严重ooc,剧情放飞,渣文笔




*应该是小甜饼




*祝小天使们看文愉快w


--------




喝酒之后







宇智波带土从不喝酒。




如果你是木叶的一员并且也关注着木叶头条的话,你也一定会因此感到震惊的。因为这条新闻的主角不久前才陷入与六代目火影大人旗木卡卡西的“酒后乱性”的绯闻中。




据小道消息称那天宇智波带土喝酒喝醉了然后当街跳起了极乐净土,这便算了,关键跳的还是边脱衣服边跳十分骚气的那种!这也不提了,宇智波带土回到家后还一边唱着爱情买卖一边糙了六代目整整一个晚上。




又有小道消息称那晚场面相当血腥,六代目先是在街上不停的阻止宇智波带土想要脱掉衣服的爪子,然后回家后又是被宇智波带土翻来覆去几顿猛糙,叫的嗓子都哑了,在糙了三次后甚至就直接晕过去了,但是罪魁祸首宇智波带土居然还把六代目弄醒继续糙!




对此,路人们纷纷表示了对宇智波带土的谴责和对六代目的同情。




“真是太过分了那个宇智波,仗着自己是贤二精十就能随便糙精少废的六代目吗?!”




“可怜的六代目大人,因为精少打架经常五五开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要忍受那个精十的折磨!”




“我听说六代目大人每天晚上都要被那个宇智波各种折磨啊,不仅一晚上十八次,而且还有各种羞耻的play啊!什么骑乘play啊,啧啧啧。”




“骑乘play算什么啊!我听说还有木遁play,蒙眼play,简直是丧心病狂啊!”




“面对那么软萌可爱的六代目居然也下得去手!宇智波带土他的良心不会痛吗!!!?”




撕啦——




愤怒的头条主角撕碎了今天早上的木叶早报。







“卡卡西!!这是污蔑!!!是污蔑!!!”




清晨,在太阳公公还没开始晒屁股的时候,火影办公室就传来一声怒吼,伴随着的还有报纸被狠狠摔在桌子上的声音。




“好了好了。”




面对愤怒的贤二精十,六代目大人连眼皮都没抬一下,敷衍的哼哼了几声。




“卡卡西!!!你没看到吗!!!他们说我耍酒疯边唱爱情买卖边糙你!!!这是对我能力和人格的侮辱!!!”




“好好好,乖,今天中午吃什么?”




“你没听到吗!!啊啊啊我要报社了!!”




“想要报社的话我会帮你买的,不过最近开支有点超了啊...带土。”




“啊啊啊啊卡卡西你是在装傻还是真傻?!你看看这标题!!!什么叫'震惊!贤二喝酒后竟然对六代目做出这种不可描述的事情'!!这个辣鸡标题!!”




“带土。”卡卡西终于把关注点转移到了黑发的宇智波身上来了。




“嗯...?”




“他们都只是标题党而已,不要太在意了。内容又没什么。”




“不是,卡卡西,你倒是看看内容啊!他们说我每天晚上都糙你!我们明明是一周六次的。”委屈巴巴。




“不,这和每天并没有什么区别好吗?”




“那他们说我一边脱衣服一边跳极乐净土!”




“难道你上次喝完酒后没有当街脱衣跳舞吗?”




“但是我绝对没有边唱爱情买卖边糙你!”严肃。




“是是是,你唱的是威风堂堂。”




“那他们还...”




“带土,”卡卡西打断了带土喋喋不休的抱怨,揉了揉他一头的黑短炸,“今天中午吃红豆糕?”




“...卡卡西你别想转移话题!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等等...你别哭啊卡卡西,我吃我吃就是了!”


刚刚还怨念很深的带土立刻手忙脚乱的安慰起装哭的六代目火影来了。







其实带土喝酒后会耍酒疯这也不能怪他,因为他以前确确实实是没喝过酒。




少年时期,作为木叶的宇智波他以忍者三禁为理由严肃的拒绝了喝酒,青年时期,作为晓组织的新人阿飞他以喝酒伤身为理由打着哈哈拒绝了喝酒,中年时期,作为四站的发起人兼boss之一,他以……不,他根本没时间喝酒。




所以带土对耍酒疯这事完全连一点概念都没有。




但是漫漫报社路,哪能不喝酒,现在报社路都走完了,带土还是没有沾过一滴酒,这让他觉得自己身为宇智波家极为少见的攻十分丢面子。于是在某次陪卡卡西应酬的时候抢过卡卡西的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就有了木叶头条报道的那一幕。




“道理我都懂,但是你把我在街上乱丢还说'去吧,皮卡丘'这样的话我就不太能明白了。”帕克坐在带土面前的桌子上十分不爽的说道。




“这是个意外,你得去问卡卡西为什么要通灵你出来。”




“这话你就说得有点不负责了,小子。”帕克伸出爪子,慢悠悠的舔了舔:“是谁昨天把卡卡西糙到哭都哭不出来的?”




“……”无法反驳。




“小子,你还是去木叶头条上澄清一下吧,现在村民们看你和卡卡西的眼神都怪怪的了。”帕克又慢悠悠的舔了舔爪子。







带土又喝大了。




原因很简单,他在木叶头条上澄清后不仅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说他不负责任的谴责,还收到了卡卡西的伤心欲绝的表情。




“原来在带土心中我就是这样的吗?”卡卡西垂着脑袋,细长白皙的手指指着报纸的某一处。




带土看着上面写的“我从来不喝酒!也从来不会糙卡卡西那样的辣鸡!”陷入了懵逼。




“我绝对没有这样说!卡卡西,一定是那个编写的人加上去的!!”




“不要解释了,带土。”卡卡西眨巴了一下眼睛,感觉眼睛有些酸涩:“我离开就是了。”




“不是...你听我说...卡...”




带土一声卡卡西还没说完,银发火影便迅速结了印“嘭”的一声消失了。




他只好到处寻找卡卡西,可是木叶书店找过了,小黑屋找过了,就连家里的厕所带土也给翻了个底朝天,却愣是连卡卡西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完了,这次卡卡西真的不要我了。




带土觉得十分委屈,那句话分明就不是他说的呀,肯定是哪个混蛋嫉妒他和卡卡西的三十多年的感情所以瞎写的,可是卡卡西根本就不听他解释,他和卡卡西这么多年的感情难道就因为那个混蛋明显挑拨离间的话给离间了吗?




他越想越委屈,于是便来到木叶的小酒吧借饮料消愁,结果喝着喝着,饮料就被他莫名的换成了酒,带土又属于一杯倒的类型,一杯下去,就已经双颊发红,头晕目眩了。




“情路不平一声吼啊!说吼咱就吼啊!”




带土忽然爆发出一声吼声,把酒吧里的客人们吓了一跳。然而醉醺醺的宇智波并不打算就此住口。




“我!!从来都没说过不糙卡卡西!!我最爱糙他了!!”




???




请不要在光天化日之下面色潮红的说这种奇怪的话好吗。




“卡卡西!你是我的媳妇你是我的花!”




???




还唱起歌来了大兄弟,给你比个六六六。




“卡卡西!蹄朝西!伏着宇智波跟着三阿飞!”




???




这是卡卡西新玩法吗?还有请把您的五公斤狗粮拿开,我们并不需要。




“那个...”服务员样的小哥对于带土这样酒吧撒狗粮的事情十分不赞同,但是他还是小心翼翼的开口对带土说道:“宇智波带土先生?”




“嗯?”




带土只回了一个字,但实际上他看服务员小哥的眼神已经写满了“老子今天很不爽不是卡卡西的话就不要跟老子讲话不然老子一个豪火球让你从单身狗直接升华为热狗”等各种威胁语言。




“那个...我们快要关门了...”恐惧。




“放屁!现在明明才十一点!”




“可是...现在...”




等等等,宇智波大佬您怎么开始结印了。




“是...”




别别别有话好好说放下手啊啊!!




“晚上...”




停下停下我还想安安静静的当个单身狗啊!!




“要我借您手机叫六代目大人过来吗?”迅速改口毕恭毕敬点头哈腰。




停...停下了...结印的手...




服务员小哥还没对带土停下结印这件事松口气,宇智波大佬就十分帅气干脆利落的把朝他手一伸:




“谢谢你了。”




“啊,不用不用。”










“喂,卡卡西!”电话一接通,宇智波大佬就大声喊了出来。




“带土?”




“你去哪里了!!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我没有...我只是去上了个厕所顺便出去了一趟...”




“不要狡辩!你就是不爱我了呜呜呜,哪有人上厕所上一天的啊!你心里根本就没有我!你心里只有你的亲热天堂和八条狗!现在连我喝醉了都要被这个图谋不轨的小哥上了你都不来找我!”




“你喝酒了?”




“卡卡西你果然是不爱我了!我都要被别人上了你却只关心酒!!”




“...图谋不轨的小哥要上你?”




“卡卡西你果然是不爱我了!我都喝酒了你却只关心我器大不大活好不好!”




...这都哪跟哪啊。服务员小哥从带土一接电话用甜腻腻的撒娇语气和六代目大人讲话开始就想吐槽了,但是为了不变成热狗,他还是拼命忍住了。




“那我要说什么?”电话那头的卡卡西的声音仍然十分平静。




“你应该要问问我在哪里!”




“你在哪?”




“不知道。”




“...有什么标志性建筑?”




“桌子!我在桌子旁边坐着!”




“……”




“等着,我马上来。”那头的卡卡西说完便果断的挂了电话。




“谢谢。”直到带土把手机还给服务员小哥,他才从深深的懵逼中缓过来。




不是,那种位置是要怎么寻人啊???不是很懂你们宇智波的套路??







最后卡卡西是在木叶小酒吧找到带土的。




为了找到带土,卡卡西花了不少的查克拉,不仅通灵出来了对于醉酒土有很严重心理阴影的帕克,还分了好几个雷分身出来,就差没有动用神威了。




卡卡西找到带土时带土正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他走过去轻轻拍了拍带土的背:“带土,醒醒,回家了。”




带土迷迷糊糊的看了卡卡西一眼,然后像个小孩子一样蹭了蹭卡卡西的手:“我就知道卡卡西你会来找我的。最爱你啦!”




“嗯嗯嗯,我也最爱你。”卡卡西抽出被带土蹭了一手口水的手,把手上的口水往带土的脸上抹了抹,最后在带土沾满口水的脸上轻轻一吻。




“酒醒了吗?可以自己走回去吗?”




“当然醒了!我还可以背你回去!”




“那这是什么?”卡卡西指的是桌上被粉色的花纸包着的香肠。




“送你的花。”




“……”




今天的六代目面对醉酒的宇智波也感到十分心累。




-Fin.


--------


感谢阅读w【鞠躬】